• Shelley Tsang 曾雯海

陸海並重的未來 -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Updated: Jun 11, 2020


「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構想反映了中國總體戰略由陸權轉向陸海並重的調整。海洋戰略路徑的調整,對內可發揮協助經濟轉型、分散外匯貿易風險,與促進地區均衡發展等效果;對外則可望達成打通海權擴張路徑、保障航運安全、提升區域影響力等目標。可是此構想繁復宏大,恐將面臨來自海洋爭端、國際權力競逐、恐怖主義威脅與自身能力限度等方面的挑戰,必須保持政策方針的靈活與彈性,漸進擴大與相關國家的合作範圍及共同利益,並設法彌補自身之不足,方能持續開展創造有利條件。


圖:海洋戰略路徑的調整,可望達成保障航運安全、提升區域影響力等目標(資料圖片)

海上絲綢之路的千年歷史


海上絲路萌芽於商周,發展於春秋戰國,形成於秦漢,興於唐宋,轉變於明清,是已知最為古老的海上航線。中國海上絲路分為東海航線和南海航線兩條線路,其中主要以南海為中心。南海航線的起點主要是廣州和泉州。先秦時期,嶺南先民在南海乃至南太平洋沿岸及其島嶼開闢了以陶瓷為紐帶的交易圈。唐代的「廣州通海夷道」,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最早叫法,這條航線全長1.4萬千米,是當時世界上最長的遠洋航線。海上通道在隋唐時運送的主要大宗貨物仍是絲綢,所以後世把這條連接東西方的海道叫作海上絲綢之路。在宋元時期,海上絲綢之路是範圍覆蓋大半個地球的人類歷史活動和東西方文化經濟交流的重要載體。明朝時鄭和下西洋更標誌著海上絲路發展到了極盛時期。南海絲路從中國經中南半島和南海諸國,穿過印度洋,進入紅海,抵達東非和歐洲,途經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中國與外國貿易往來和文化交流的海上大通道,並推動了沿線各國的共同發展。



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合作夥伴並不僅限與東盟,而是以點帶線,以線帶面,增進同沿邊國家和地區的交往,串起連通東盟、南亞、西亞、北非、歐洲等各大經濟板塊的市場鏈,發展面向南海、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戰略合作經濟帶,以亞歐非經濟貿易一體化為發展的長期目標。由於東盟地處海上絲綢之路的十字路口和必經之地,將是新海絲戰略的首要發展目標,而中國和東盟有著廣泛的政治基礎,堅實的經濟基礎,21世紀海絲戰略符合雙方共同利益和共同要求。總體來看,「一帶一路」從西太平洋一直延伸到波羅的海,沿線經過 58 個 國家,涵蓋全球 64.2%的人口,沿途各國的國內生產總值佔全球總值的 37.3%,其中許多國傢具備豐富天然資源與勞動力,被視作下一波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


圖:「一帶一路」橫貫歐亞的發展路線(資料圖片)



就地緣形勢而言,「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以中國西南兩向海洋空間為重點,分別由南海過印度洋抵達歐洲,以及由南海南下進入南太平洋。根據2015年3月,經國務院授權發佈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提出:利用長三角、珠三角、海峽西岸、環渤海等經濟區開放程度高、經濟實力強、輻射帶動作用大的優勢,加快推進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支持福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充分發揮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福建平潭等開放合作區作用,深化與港澳台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



保護海運與安全合作


中國的原物料與能源進口高度依賴海洋運輸,其製造業經濟生產的各類商品也透過海運送往國外。在所有航線中,由南海過麻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向西的這條通路最為重要,此航線既是中國與南亞、中東、歐洲、非洲等海外市場的連繫途徑,也是油氣能源進口的主要管道。但是,這條航線沿途存在許多潛在威脅,例如麻六甲海峽地形造成的安全隱憂、海盜危害,及沿線具敵意國家阻截航路的風險等。因此,中國規劃的「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西線與這條航線基本重疊並非巧合,其中蘊有透過與沿途國家合作來保護海運安全的意圖。


為了保護「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中國一方面積極爭取和沿線各國合作建設港口及沿海物流基地等設施,推動海上運輸聯通。包含緬甸馬德島港、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孟加拉吉大港、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與科倫坡港口城、坦尚尼亞巴加莫約港等地,皆可見到中國政府及企業參與建設、營運或投資的身影。透過這些合作項目,中國將擁有更多可運用資源,為船舶與貨物的維安、轉載、補給與整備提供保障。


圖:中國和沿線各國合作建設港口及沿海物流基地等設施,推動海上運輸聯通(資料圖片)



另一方面,當代中國對海洋空間的依賴甚深,難坐守近海,而須擴大海洋活動與權力投射範圍。2015 年發表的《中國的軍事戰略》白皮書,強調解放軍海軍未來將致力由「近海防禦型」轉為「近海防禦與遠海護衛型結合」的軍力結構。2016 年 2 月,中國國防部發言人更證實,在雙邊協商後,中國已在東非國家吉布地動工建造首個海外海軍基地。相關事件說明海上絲路的戰略價值,透過國際建設合作,將使中國有機會逐步擴大海洋軍力投射範圍。然而無論是海軍實力的建設,或是尋求印度洋沿岸的軍事駐點,都不免在國際社會中引起擴張主義的質疑。如何在外交形勢與防務需求之間取得平衡,是中國推動海上絲路發展時需謹慎評估的環節。


形象建構與民心相通


學術泰斗季羨林先生認為,海上絲綢之路「這一件工作就是文化交流的研究」。 海上絲綢之路涉及港口船舶、航海技術、航線航路、貨物貿易、航海事務管理、人員往來、文化語言、宗教信仰、政治外交等諸多內容。 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海上絲綢之路把來自不同地區的中華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阿拉伯文明、埃及文明、羅馬文明等連接起來,不同民族信仰的儒家思想、印度教、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等相互尊重與溝通,不同地域的文化差異和社會發展水平相互交融,使世界的文化多姿多彩,推進了各族人民的進步。


研究帆船時代的中國海外交通,除考證其路線航程外,主要在於說明古代與中世紀中國與海外各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相互交流,以發展當代中國與世界各國的友好關係。中國政府特別強調「民心相通」的重要 性,顯示其深刻體認爭取沿線國家民眾支持對戰略執行前景影響甚鉅。雖然中國近年在國際社會中日顯活躍,並在全球政經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其國際形象的提升並未與其國力增長同步。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全球態度調查計劃」顯示,中國的國家形象仍有許多改善空間,在該機構 2015 年度的調查結果 中,落後與低度發展國家對中國的正面認同較高,歐洲與美日等先進國家 則普遍對中國有較強的負面印象。此外,越南、菲律賓、印度等「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途經國家,其民眾對中國的負面感受也普遍偏高。


圖:帆船時代的中國海外交通,說明了古代與中世紀中國與海外各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相互交流(資料圖片)



中國未來在推動海上絲路戰略的過程中,必須設法加強建構本國良善形象,減少沿線國家民眾反感,以為該戰略長遠發展奠定基礎。除官方宣傳及透過機構促進文化交流外,在外交互動或絲路基金運作中,於醫療衛生、學習教育與脫 貧扶助等領域,提供相關國家發展援助,爭取各地民眾對中國的認同與肯定。此外,隨著國內企業與勞工流向各國,中國也應對相關人員進行培訓教育,使其理解並尊重不同國家的風俗民情與宗教特色,減少合作過程中可能引發的文化衝突。中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之研究針對海洋事務展現友好姿態,諸如啓動「中國—東盟海洋合作年」、舉辦「中國—東盟海洋合作成果展」、和部分爭端當事國建立海事熱線機制, 及討論成立「海上低敏感領域合作專家工作組」、商討 「南海行為準則」制訂細節等。



應對挑戰的方針


「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作為傳統陸權大國的中國,針對海洋空間提出的長期戰略規劃,意味其正逐漸重塑「陸海並重」的國家發展方向,具有高度象徵意義。然而,此倡議規模宏大、內容繁復,在執行上可能遭遇的挑戰甚多。無論是南海紛擾、美國與印度等大國的抗衡風險、沿線國家態度,或恐怖主義和極端勢力威脅,都可能對戰略前景構成阻礙。同時,中國自身也需設法加強海軍能力,並鼓勵民間企業資金加強參與戰略。未來在推動海上絲路發展時,對外也需要保持友好姿態,透過充分政治溝通、經濟互惠合作、改善國家形象,以及在主權爭端中保持自制,消除相關國家的疑慮。在此基礎上逐步拓寬與各國的政經及安全合作範疇、提升彼此共同利益,才能為海上絲路的持續發展創造有利條件。

39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