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elley Tsang 曾雯海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 回眸中國永續發展的十年歷程

Updated: Jun 11, 2020


站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結尾,關心環境的人們肯定還記得,在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互相指責和不歡而散。很多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國的三十年經濟增長奇跡,無可非議的建立在環境急劇惡化的代價之上。漸漸,生態環境不堪重負,環境惡化的症狀開始急劇顯現,形勢嚴峻。痛定思痛,中國為了保障民生福祉和永續發展,在經濟增長與環境保護的博弈中達成共識,走上了十年的艱難轉型之旅。

向空氣污染宣戰


2010年伊始,中國官方公佈了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結果,這張令人不安的成績單,刷新了公眾對於中國環境狀況的認知。儘管公佈這個耗時兩年完成的污染普查是一種突破,但遺憾的是,這份報告沒有包含顆粒物等重要指標,使它錯失了預警即將到來的災難性空氣污染。2011年的冬天,華北的空氣污染已經嚴重到無法回避。鋪天蓋地的霧霾使空氣質量成為過去十年中國環境領域當之無愧的第一關鍵詞。當年的空氣質量評定體系沒有包含細顆粒物PM2.5和臭氧等關鍵指標,於是中國大刀闊斧改革空氣質量監測和信息公開機制,讓通過手機查閱各大城市官方PM2.5數據成為公眾的日常現實。


2013年,中國發佈了雄心勃勃的大氣污染行動計劃,希望在2017年底之前扭轉嚴重的霧霾局面。為了重新奪回藍天,中國各級政府部門強力推行多項環保政策。煤炭是中國最重要的能源之一,也被認為是空氣污染的主要來源之一。大氣污染行動計劃的核心是「控煤」,要求重點區域的省市削減煤炭消費量,將華北地區冬季取暖從主要依賴燃煤轉向更為清潔的天然氣。於是,數百萬戶華北家庭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告別燒煤取暖,用上管道天然氣。中國在霧霾壓力下決心控煤並加速「能源革命」進程,是全球環境氣候歷史的關鍵轉折點。


在2014年底,中美兩國元首經歷數月的磋商,拋出的關於氣候變化的聯合聲明讓世界為之震動。在無果而終的哥本哈根氣候大會過去五年之後,中國首次公開做出關於碳排放達峰的國際承諾,用實際行動彌合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關於減排目標設定的巨大分歧,並為2015年的《巴黎協定》達成和各國自主決定減排目標的全新氣候治理模式鋪平了道路。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立場變化,微妙地折射了國內環境能源領域正在發生的變革:因大氣污染治理而大刀闊斧進行的綠色轉型,正在推動中國重新思考自己在全球環境議題中的定位。


圖:2015年,一名女子面對上海金融區浦東區,這個城市被嚴重的霧霾籠罩。(路透社)



生態文明寫入憲法


中國從2010年代上半段開始顯露的生態環境雄心,終於在2018年年初落實為國家頂層設計的一部分。隨著《關於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相繼出台,40多項涉及生態文明建設的改革方案制定落實,《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和《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頒布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修訂施行等,這些改革是生態文明路線圖中最為具體化的步驟之一,有助於生態環境的統一管理和政策制定。


2018年3月,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指出,「推動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協調發展,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修改為「推動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協調發展,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緊隨其後的,是中央政府大刀闊斧的機構重組:新成立的生態環境部和自然資源部統領中國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的職責。

垃圾分類與公眾參與


2019年的中國,霧霾已經幾乎不再是公眾最關心的環境問題,大力治污的成果是越來越多的藍天回歸中國公眾的生活。中國用不到10年的時間完成了從空氣污染的急劇惡化到明顯好轉的成就,這背後既有一個重新審視環保與發展的政府,也有環境意識大幅度提高的公眾。


從前的粗放式經濟發展模式,不僅以霧霾的方式呈現了它的代價,也引發了不少環境群體性事件,讓普通市民因為對冶煉廠、造紙廠、化工廠的污染擔憂而走上街頭抗議。因為環境問題而造成的廠民衝突和官民衝突,暴露了地方治理的困境,這些公眾抗議,在中國環境治理領域引發了巨大的反思和改變。慢慢的,這些衝突讓雙方達成共識:應該通過更高程度的公眾參與,將矛盾和衝突納入制度軌道進行解決。於是,環保領域的「公眾參與」逐漸成為中國環保領域的主流話語。


圖:上海垃圾分類實施(網易家居)



在2019年,政府與公眾因為「垃圾分類」又重新開始了對話和互動:一個更加綠色的中國,需要她的公眾用更大的熱情和更強的自律參與到環境治理中來,但習慣了政府主導環境治理的市民面對「從天而降」的強制垃圾分類要求,並非毫無怨言。推行強制垃圾分類,就像是官民之間的一份新的「契約」:官方對市民提出強制環保義務,市民就有權監督官方環境治理的承諾。然而,這份契約能否重新定義未來十年的中國環保進程?


環保產業營收破兩萬億


隨著中國環境政策的轉變,環保市場日益活躍,系列政策的出台更為產業發展帶來了新契機。石化、鋼鐵、化工、煤炭、有色、水泥等高污染、高能耗行業污染治理需求正在進一步釋放。垃圾處理、固廢循環利用、土壤修復等產業也呈現一片藍海。2019年12月24日,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聯合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發佈《中國環保產業分析報告(2019)》。報告指出,中國環保產業近幾年的增長率區間為6.1%-22.5%,預計2020年中國環保產業營業收入總額有望超過2.1萬億元。


圖:來自NASA兩顆對地觀測衛星的數據,地球比20年前更加綠色了,數據顯示中國和印度引領了全球的綠化。(NASA)



業內專家認為,生態環保的新格局,對環保產業及企業的發展都至關重要。隨著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生態環境保護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正在不斷提高。長遠來看,污染防治和環保力度不會放鬆,而這將進一步推進環境保護產業構建起統一規範的市場。從整體產業鏈到細分領域,環保產業將會進入增長、挑戰與機遇並存的全新局面。

下一階段的具體規劃


事實上,針對生態環境保護下一階段的具體規劃已經在醖釀當中。2019年12月26日,生態環境部綜合司司長徐必久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透露,「十四五」生態環保規劃已經形成了基本思路,未來將進一步研究、修改、完善、上報。下一階段的生態環保規劃不僅針對「十四五」五年,同時著眼長遠,與2035年以及本世紀中葉的目標相對接。具體而言,協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的需求,將會充分體現在規劃方案里。此外,規劃也著力以改善生態環境質量為核心,以解決突出生態環境問題為重點,調動企業在創新方面的活力,帶動生態環境產業實現革新。


宏大的綠色願景和高層的政策戰略之下,普通中國人的生活也在被這個國家所經歷的綠色轉型觸動和影響。過去十年,中國的各項環境保護改革推動了歷史性的全局變化,污染治理力度之大、制度出台頻度之密、監管執法尺度之嚴、環境質量改善速度之快前所未有。這些成就建基於對生態文明思想的學習、宣傳和貫徹執行。在中國,各種各樣的轉型故事正在不同的地方輪番上演,它們的成功與失敗,將很大程度上決定中國未來的環境足跡。



8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