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elley Tsang 曾雯海

焦灼的張力 - 藝術與科技的融合發展

Updated: Jun 11, 2020


二十一世紀,人類進入以數字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生物基因技術等為主要特徵的科技時代,藝術與科技的互動融合成為不可阻擋的潮流。科技成為當代藝術創作無法回避的重要因素,對藝術形態產生了深遠影響,並帶來一系列顯著的改變。這種影響不僅涉及創作技法、創作材料以及媒介,也涉及藝術觀念,更牽涉到藝術品的展示方式,與觀眾的互動體驗,以及藝術市場的未來發展。


圖:科技成為當代藝術創作無法回避的重要因素,對藝術形態產生了深遠影響,並帶來一系列顯著的改變(資料圖片)



科技與當代藝術


法國作家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曾預言「藝術越來越科技化,科技越來越藝術化,兩者在山麓分手,有朝一日,將於山頂重逢。」早在1936年,本雅明(Walter Benjamin)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一文中,超前的提出面對新技術的發生與發展,傳統的藝術形態將面臨著結構性的改變。

本雅明分析的狀況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成為現實。攝影、電影、錄像等以技術複製為基礎的新媒介的相繼發明和應用,在改變人們的生活與知覺經驗的同時,也改變了人們創造藝術和接受藝術的方式。各種新的藝術現象爭相繁榮,新現實主義、環境藝術、行為藝術、觀念藝術、波普藝術等,不斷打破人們對於藝術的理解。如同科技改變其他事物一樣,科技也在改變著藝術。如果將1965年便攜式攝影機的出現作為這一媒介被發明的日子,那麼,在這台機器出現之後,影像藝術得以迅速地蔓延開來。影像藝術也逐漸發展為西方當代藝術中的主流之一,是新媒體藝術的前身。


圖: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1975. ©Marina Abramovic,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上世紀80年代以來,數碼複製時代和數碼技術、虛擬技術、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導致新媒體藝術的進一步發展與拓展,並且日益與生物技術、通訊技術以及其他一切可資利用的與時俱進的新媒介進行藝術實踐。遠程通信很快促成了計算機和通訊網絡的結合,成就了圖像、數據和聲音的全球化。計算機與通訊技術的結合是一個跨越式的變革。這些新的技術對社會和個人的生活、行為以及知覺產生不同於以往的影響,對我們人類自身、人類與外界之間的關係進行了進行重構。對藝術家來說,科學技術的發展所提供的不僅僅是多樣化的材料和科技化的創作手段,更是觀念的改變,是對藝術身份與價值的思考,實際上暗含著時代的疑惑,即對科技可能帶來的未來不確定性的疑惑。

21世紀科技與藝術的互動融合


科技主導下的二十一世紀,科技與藝術的互動融合是不可阻擋的趨勢。科技對藝術形態產生了深刻影響,涵蓋藝術生產系統中藝術生產主體、生產方式、產品形態、評價體系等各個方面。藝術和科技的結合,也為藝術產業自身發展找到了新可能,除了藝術家可以用新的創作方式,藝術和科技的結合也對產業融合具有新的啓示。在當下這個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現代科技與傳統藝術文化必然發生碰撞,沈浸式藝術這種結合了多領域鏈接的新興藝術形式,將人的五感結合在一起的新型體驗式藝術,為觀眾帶來了強烈震撼的視聽衝擊和真實感。


圖: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的「我有一個夢」亞洲巡展在上海當代藝術館開啓(資料圖片)



早在2010年,丹麥藝術家奧拉維爾·埃利亞松就曾與中國新銳建築師馬岩松合作過沈浸式展覽「感覺即真實」。2013年末,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的「我有一個夢」亞洲巡展在上海當代藝術館開啓,更是將沈浸式藝術展覽推向了普羅大眾,引起了展覽界的一種風潮。自2017年起,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新媒體新科技藝術展亮相。上海龍美術館的詹姆斯·特瑞爾 James Turrell 個展成為各種社交媒體上的「網紅展」,佩斯北京帶來了新媒體藝術團體 teamLab 大型個展「花舞森林與未來遊樂園」又掀起一波視覺炫浪,時尚大師保羅·史密斯的個展「Hello My Name Is Paul Smith」堪稱網紅打卡必去聖地,吸引全球62萬人爭相觀展萊安德羅·埃利希個展「虛·構」把昊美術館變身為一個真實的虛幻世界。


圖:teamLab 大型個展「花舞森林與未來遊樂園」(官網圖片)



在眾多新媒體展覽中,teamLab 可說是「現象級」個案。 teamLab 是匯集各個領域專業人士的跨學界藝術團隊,成員包括藝術家、程序員、工程師、CG動畫師、數學家、建築師等,以共同創作將藝術、科技、設計和自然界等融為一體,近幾年來已發展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數字化新媒體藝術創作團隊。2018年6月21,teamLab 和 MORI Building(森大廈)株式會社 共同經營的位於東京台場的大規模數位美術館「MORI Building DIGITAL ART MUSEUM:teamLab Borderless」正式開放,這無疑是teamLab在2018年呈現的最大規模的作品集合展。此次展覽空間面積達到一萬平方米,通過由包括520台電腦、470台投影儀在內的大規模科技的使用,打造出五個複雜立體又瞬息萬變的夢幻世界。這樣世界罕見的美術館展覽形式,已經在半年內吸引了超過170萬參觀者。



圖:MORI Building DIGITAL ART MUSEUM:teamLab Borderless(官網圖片)



這些以聲、光、電等高科技手段的炫酷展覽成為熱門焦點,異常火爆。而教育領域也緊隨其後,例如,中央美術學院於舉辦了全球規模的藝術與科技大會[未·未來],邀請到眾多國際知名的科學家、教育家等進行宣講與討論;眾多藝術院校都在近些年紛紛開設新媒體藝術或藝術與科技相結合的專業與課程;行業內的眾多論壇、活動也都在討論藝術與科技相關的話題,種種跡象表明,藝術與科技之間的關係已經密不可分,而原本不太相關的兩個領域的界限也越發模糊。


關於今天和未來的新媒體藝術還處於不斷變化與生成的之中。面對正在興起,以及可預測到即將繁榮的科技藝術浪潮,相信藝術界的應對態度也將十分多元。對於未來的藝術會朝向哪裡,在今天當代藝術的語境中已然沒有了敘事的方向。這並不是一件壞事。從這一點上說,科技並非藝術的工具,而是藝術面對著的現實。面對現實,藝術總有說不完的話。



24 views0 comments